校园动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校园动态
鲍志成:关于温州瓯窑文化传承与发展的几点思考 发表时间:2019-06-26  作者:鲍志成 浏览量:次 分享到:

5月12日至13日,为撰写省文旅厅课题《中国(浙江)丝瓷茶与“一带一路”》调研报告,向省“一带一路”智库联盟提供专题智库报告,我到温州就瓯窑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及文创文旅发展情况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走马观花式”的实地走访和调研考察,初步了解、掌握了瓯窑文化传承与发展的基本情况。期间,在温州市文物保护考古所、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瓯窑学院、永嘉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有关领导、专家陪同下,先后参观、考察了温州博物馆历史馆、唐代瓯窑坦头窑址及出土器物、永嘉丁岙六朝墓葬发掘出土文物、瓯窑小镇及温州云品文化瓯忆新瓯窑、瓯窑学院瓯窑古瓷标本馆及瑞安胡嗣雄父子收藏的瓯窑藏品等,与温州市瓯窑学会、瓯窑收藏家和文博界人士广泛交流,感触良多,收获匪浅。

调研途中的互动交流和所言所思,辄以微信形式推送朋友圈,引起圈内人士热烈反响。调研结束后,蒙张仁同仁有心,把微信言论串联汇总,梳理成文,拟作调研工作报道或专题文章之用。我看了以后又进行了修改和完善,补配图片,形成初稿,再反馈梁岩华、张仁、陈景炜审阅。几经商议后,最终决定由我增补厘定后以我的名义作为调研工作简报发表。这就是一个瓯窑研究的外行“跨界”来谈瓯窑文化传承与发展的缘由。

微信图片_20190626092049.png

在温州博物馆参观时作者(右二)与高启新副馆长(左二)、张仁常务副院长(中)等合影

  也许是随感式的碎片化微信文字缺乏文章应有的系统性和逻辑性,我在整理时发现涉及的问题很多,零零碎碎,有十多个方面。这里略加分类整合,主要围绕三大主题,把沿途对瓯窑历史地位、瓯窑与越窑和龙泉窑关系、加强瓯窑历史文化遗产研究和保护、瓯窑烧造工艺恢复和瓯窑“非遗”传承人申报、瓯窑文创设计研发、瓯窑小镇和文旅融合发展、瓯窑文创人才培养、瓯窑出口外销及瓯江航道与青瓷外销、温州与海上丝路等问题提出的一些看法和思考以及建议,不揣浅陋,抛砖引玉,与大家分享。

一、瓯窑是浙江青瓷的六大窑口之一和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浙江乃至中国青瓷发展史上的历史名窑之一,其兴盛或早于上林湖越窑,其衰落与龙泉窑兴起相衔接,其烧造技艺与越窑、龙泉窑有着密切关系,要加大瓯窑窑址考古发掘和历史文化研究保护传承力度,提升并确立瓯窑应有的历史地位。

   ——关于瓯窑的历史定位。瓯窑瓷器中的精品古人美名为“缥瓷”。“缥”指青中泛白之釉色,与“秘色瓷”是对越窑精品的赞美一样,“缥瓷”是对两晋南朝时瓯瓷精品的美称。西晋著名文学家杜毓《荈赋》有“器择陶简,出自东瓯(一作隅,通瓯)”之说。这里的“东瓯”,即今温州、永嘉一带。他的意思是茶器选择陶瓷器,多以产自东瓯的瓯窑为上选。瓯窑瓷胎呈色较白,胎质细腻,釉色淡青,透明度较高,故而时称“缥瓷”。 作为青瓷窑系之一,瓯窑的繁盛在两晋、唐宋之间,青釉褐彩,独树一帜,无疑是浙江青瓷的重要组成部分。迄今瓯江两岸发现的200多个窑址遗存,汉晋到宋元千百年延续历史,足以支撑起一个历史名窑的地位。瓯窑是瓯越文化或温州文化不可或缺的文化名片之一,与瓯塑、瓯绣等共同构成了瓯越或温州文化的艺术载体和文化符号。

2.png

瓯窑东晋青釉褐彩鸡首壶         瓯窑东晋青釉盘口壶            瓯窑晚唐青釉褐彩执壶

  ——关于瓯窑与越窑和龙泉窑关系。在上手鉴赏了为数不少的瓯窑出土器和传世器后,彻底改变了以往我对瓯窑的认知。在烧造技艺和外观品貌上,瓯窑与越窑主要是上林湖越窑如同出一脉的孪生兄弟,仿佛有着近亲血缘关系,都是浙江早期青瓷家族中的重要成员。瓯窑与上林湖越窑的形制、釉色、工艺特点、艺术风格基本一致,又各具特色,各有千秋。瓯窑的繁盛发达时期,比慈溪上林湖越窑或更早,其延续、衰落的时间又与龙泉窑之兴起相衔接,甚至龙泉青瓷外销的繁华盛世中也不乏瓯窑晚期窑口所产器物的身影。

3.png

 永嘉丁岙六朝墓出土瓯窑青釉魁      瓯窑学院《瓯窑古瓷标本馆》陈列部分标本

  ——关于加强瓯窑历史文化遗产研究和保护。我自己以往对瓯窑的认识严重不到位,感觉不过是釉色带黄、褐彩点染的小窑杂器。这次鉴赏了永嘉文物馆收藏的坦头窑址出土器物及丁岙六朝墓葬出土文物和瑞安民间藏家精美绝伦的瓯窑藏品,考察坦头窑址和瓯窑学院《瓯窑古瓷标本馆》等之后,大大改变并提升了对瓯窑的认识。瓯窑作为浙江青瓷乃至中国青瓷大家族中的窑口之一,加强考古与研究,提高认识,重新定位瓯窑的艺术特征,确立瓯窑应有的青瓷地位,正当其时,任重道远!在此,建议温州有关单位适时举办瓯窑研究学术研讨会,加深研究,集思广益,整体提升对瓯窑研究的高度、广度和深度。

4.png

在瓯窑学院与贺文华副校长座谈交流(张仁摄)  瓯窑学院学生拉坯实习课堂

——关于瓯窑烧造釉下褐彩工艺的恢复。在参观了瓯窑学会创始会长陈景炜工作室陈列作品、瓯窑学院师生作品、温州云品文创作品陈列室等后,我觉得瓯窑的形制、胎釉工艺恢复已经初见成效,但关键的釉下褐彩点染工艺还不到位、不成熟,釉料配方、烧成温度控制和胎釉结合度以及窑变产生的晕染艺术效果,在材料、工艺上尚待继续探索实验。瓯忆新瓯窑文创产品可以说初获成功,但瓯窑文创必须在恢复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创新,釉下褐彩作为瓯窑器物的经典工艺(也有刻花填褐彩工艺)和特色艺术风格,给人自然天成的美感,仿佛人体皮肤的瘀青胎记,而不是凸起呆板的黑痣涂鸦。要烧成这样的艺术效果,需要反复探索实践,也要他山之石,师人之长。

——关于瓯窑传统烧制技艺的“非遗”传承人申报。浙江青瓷德清窑、越窑(包括秘色窑)、瓯窑、婺州窑、南宋官窑、龙泉窑六大窑口,当代烧造工艺恢复和生产以龙泉窑为最早,其他窑口都师承龙泉窑及景德镇。历史上的龙泉窑达到中国青瓷的顶峰,是在历代各大窑生产工艺的集大成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如今龙泉窑又把传统工艺和新技术新设备反哺其他窑,可谓是历史的循环。现在,除了德清窑起步较晚外,其他窑口都形成了一支大小不同的青瓷传承人队伍,当然龙泉窑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独领风骚。

站在全省的高度来看,每一窑口的恢复和发展,较好的都具备“五个一”,即:一个国家级窑址遗址公园,一个专题博物馆,一个特色小镇,一个专业学院或文创(大师)园区,一支“非遗”传承人队伍。相比之下,瓯窑恢复近年来成效显著,尤其在文创研发和小镇、学院建设方面,可谓后起之秀,但除了德清窑,瓯窑在这“五个一”层面仍存在明显不足。温州博物馆原有瓯窑专题馆,后因故撤展。从文物藏品资源和瓯窑文化建设角度看,无论国有文博单位还是民间藏家开办瓯窑专题博物馆,都是具备条件的,建议尽快补上这个缺憾。瓯窑文化传承尤其薄弱的一个环节,是迄今没有一个省级、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目前只有市级非遗传承人2名),成为制约瓯窑发展的一个短板。建议在现有从业人员中培养人才,选拔非遗传承人,逐级申报。在瓯窑专题博物馆和省级及以上瓯窑“非遗”传承人的申报和培养方面,温州要加大力度。

二、近几年瓯窑的文创设计和产品研发崭露头角,瓯窑小镇的文旅融合发展初具规模,瓯窑文创人才培养起步良好,可谓后起之秀,尤其是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对瓯窑的关注和投入相较其它窑口一枝独秀,瓯窑文创文旅发展值得期待。

  ——关于瓯窑文创设计研发。文创设计是传承创新的关键环节,即便是恢复传统工艺,也要运用文创设计的理念,因为无论怎样恢复,我们都不可能百分百恢复古人的烧制工艺。所谓的恢复,只是在现有条件下最大限度地接近历史的真实。在瓯窑的产业复兴方面,温州云品瓯窑青瓷文创开发崭露头角,在同类青瓷文创产业中颇有亮点,重点还要争取在釉下褐色彩点染工艺的恢复方面实现突破。只有在基本掌握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开展创新,才是有源之水,可持续发展。创新发展必须有跨界融合、文创设计、文旅融合等理念,百分百的恢复和纯碎的创新都是不存在的,也是不切实际的。

5.png

在瓯忆新瓯窑陈列室参观交流(姜立秋供图)  瓯忆新瓯窑作品

   ——关于瓯窑小镇和文旅融合发展。在走访了瓯窑小镇和与永嘉文化部门有关领导交流后,我表示瓯窑小镇的文创创新和文旅融合发展的探索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值得重视和借鉴。以后要在瓯窑窑址保护利用和瓯文化的综合开发等方面加大力度,使瓯窑小镇文旅横向拓展和瓯窑瓷器产业的纵向发展方面都有所提升,以实现小镇特色文旅的可持续发展。建议已经回填的坦头窑址应争取择机复原,就地保护,这是瓯窑特色小镇的根和魂。瓯文化的横向拓展已经作了初步布局和引进,如朱启腊永嘉白酒酿造 “非遗”项目等,但还远远不够,瓯塑、瓯绣、发绣、漆器、石雕等其他温州文化的特色项目,都可以移植嫁接进来,形成规模效应。瓯窑小镇的现有格局和建筑风格,不宜做大的调整,但旅游接待服务设施如餐饮、厕所、民宿、农家乐、公交等要跟上,政府投入来配套,企业旅游产品开发不能满足于瓯窑产品,还要策划主办特色旅游节庆活动,动起来热起来吸引游客。特色小镇的发展主导权一定要政府为主、企业协同、社会参与,要依托当地特色优势资源,近年来许多“学院派”规划设计出来的小镇大多都倒闭关门了,原因是不接地气。瓯窑小镇起步虽迟,但资源优势明显,关键要政府引导、企业协同,决不能一图规划了事,任其散漫生长。

6.png

          回填的永嘉坦头瓯窑遗址

  ——关于瓯窑传承发展人才培养。调研中专程前往建在围垦滩涂上的全国唯一一家集瓯窑收藏保护、学术研究、传承发展、创新创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创类学院——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瓯窑学院,与贺文华副校长、张仁常务副院长等校方领导了解办学情况,参观了学生拉坯实习课堂、烧制车间、师生瓯窑作品陈列、陈景炜工作室和瓯窑古瓷标本陈列馆,让人耳目一新。对瓯窑学院建立的瓯窑古瓷标本陈列馆我给予高度肯定,指出陈列馆把瓯窑的历史脉络和主要窑址及器物遗存大致展示了出来,这是瓯窑历史文化研究的基础工程。从专业标准和学术要求看,瓯窑古瓷标本尚不完善,鉴定分类尚欠科学,个别窑址是被破坏后“抢救性”命名,陈列方式也只是简单的铺陈,但作为教学和研究的资料,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和价值。尤其是师生、藏家通过捐赠购买和野外采集各种方式,集腋成裘,蔚为大观,许多标本还带着泥土附着物,保留了出土地环境信息,弥足珍贵。瓯窑复兴的关键在于人才培养,尤其是创意设计人才的培养。对学校提供的良好办学条件深表赞许,希望瓯窑学院在瓯窑文化传承发展和产业振兴中培养更多的适用性人才。调研期间,还就瓯窑学院的学科建设和设立研究基地事宜交换了意见。

  ——关于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参与瓯窑文化传承和发展。调研过程中,与温州瓯窑学会的创会会长陈景炜、温州博物馆之友会会长沈国林和部分理事交流,发现这两个团体近年来活动有声有色,团结集聚了温州瓯窑收藏、复烧、研究、传播等相关领域的精英人士,其中不乏有办企业做贸易、有经济实力支撑又有较高艺术素养、相当鉴赏水平的优秀收藏家。这正是温州民营经济发达在瓯窑文化传承和发展中的独特资源优势,也是瓯窑文创文旅发展后来居上的有力后盾。如何引导、发挥好这一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的作用,是温州有关部门值得深思的问题。

  在走访瑞安瓯窑民间藏家胡嗣雄父子并鉴赏了部分瓯窑精美藏品后,感到无比惊叹和震撼,如此多数量和高品质的瓯窑精品,让人叹为观止。当场表示瓯窑精品藏之于民可以弥补国有收藏单位的不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民间藏家的先见之明,把曾几何时散落、毁弃的瓯窑文物收藏起来,积少成多,汰劣存优,为瓯窑保留了一批珍贵的文物精品,这符合盛世收藏、藏宝于民的国家文物法规,应予肯定和支持。建议胡嗣雄父子,要请专家协助做好藏品目录,进行鉴定、定级,摄制图录,主办展览,开展交流,让手中家里的瓯窑文物资源与瓯窑研究者和社会公众共享,发挥更大作用。据悉,胡氏父子的藏品曾经在温州博物馆和瑞安、文成、瓯海、萧山等博物馆举办过藏品展,受到观众和媒体高度好评。

7.png

与梁岩华副所长(左一)在瑞安鉴赏胡嗣雄父子瓯窑藏品(张仁摄)及胡氏父子瓯窑藏品

三、瓯窑后期曾生产仿龙泉窑产品出口外销,瓯窑与海上丝绸之路(又称海上陶瓷之路)关系密切,瓯窑瓷器是古代温州与世界交流的载体之一,要加强宋元时期海上青瓷之路及其起始段“瓯江航线”的研究。

调研期间,在涉及到有关瓯窑瓷器出口外销、瓯江航道与青瓷外销、古温州港与海上丝路以及瓯越早期历史与原住民可能是海洋民族等问题时,我根据自己有限的认知从学术研究角度提出了几点看法和建议。

  ——关于瓯窑仿龙泉瓷器及出口外销问题。调研中发现在瓯窑晚期的部分窑址中出土有西亚风格纹饰瓷器和仿龙泉窑青瓷的器物,说明瓯窑曾参与了宋元时期繁盛的龙泉青瓷海上贸易,同处于瓯江流域、邻近温州港的地理优势,为瓯窑产品搭载出口提供了便利。要加强瓯窑出口外销历史的研究,厘清瓯窑与海上丝绸之路即陶瓷之路的关系,为温州参与“一带一路”提供历史参考。


8.png

温州博物馆藏瓯窑北宋青釉褐彩椰枣(蕨草?)纹执壶

诚如陈景炜先生所言,温州博物馆镇馆之宝北宋瓯窑执壶的褐彩纹饰与西亚枣椰树纹相似,其它东瓯遗风与西亚阿拉伯地区也有诸多类似之处。对照“黑石号”出水的长沙窑褐彩瓷器,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黑石号”的目的港,学界一般认为是西亚波斯、阿拉伯地区。如果此说成立,那这件北宋瓯窑褐彩执壶,就是瓯窑外销瓷中的经典器物,它遗留在温州,重新问世人间,兴许是历史给温州的莫大恩赐。

——关于加强海上陶瓷之路起始段“瓯江航线”研究问题。迄今发现的宋元时期出口龙泉青瓷遍布韩日、东南亚、南亚、东非、阿拉伯沿海的遗存,足以证明曾经的海上丝路贸易主打外销产品,浙江龙泉青瓷曾经是何等的辉煌!而龙泉青瓷出口的第一段运输线路,是从龙泉大窑附近瓯江上游的金村码头,沿着瓯江主航道下行,抵达温州港,再转载大海舶,沿着南海航线到东南亚,经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沿岸,再西向抵达阿拉伯海和东非沿岸地区。这八百里瓯江内河航道,正是浙江青瓷顶峰时代的代表龙泉青瓷出口世界各地的海丝第一段。这一点虽然确凿无疑,但当时用什么船,吨位多少,沿线有哪些港口、码头、堤坝、围堰、河埠、村镇、集市,却乏人研究。瓯江水系地跨丽水、温州两地,建议两地有关方面联合开展瓯江航道历史研究,通过文物遗迹的调查和文献记载的整理,还原这条曾经的“黄金水道”,填补浙江海丝研究的这一空白。

9.png

永嘉东晋咸康二年(336)墓出土蜂窝纹琉璃杯(梁岩华供图)

10.png

永嘉南宋墓出土琉璃发簪       甘肃漳县汪惟贤墓出土琉璃莲花盏托

11.png

温州明清墓葬出土琉璃发簪(梁岩华供图)    温州慧光塔出土琉璃瓶(伍显军供图)

——关于温州出土古代西亚舶来品琉璃器问题。在永嘉文物馆鉴赏发掘出土文物时,其中有两件琉璃器引起我的高度关注和浓厚兴趣。一件是永嘉东晋咸康二年(336)墓出土淡蓝色蜂窝纹琉璃杯(已破碎),虽然破碎严重,但纯净淡蓝如水的色泽,薄如蝉翼仍装饰有典型的蜂窝纹饰,足以说明这是一件来自西亚的波斯琉璃器精品。类似琉璃杯()、瓶(多见舍利瓶)各地多有出土。另一件是南宋墓出土的纯正蓝色琉璃发簪(断残两截),与甘肃漳县徐家坪汪氏家族墓元代荣禄大夫、大司徒汪惟贤(可能是蒙古族汪古部后裔)墓出土的蓝色琉璃莲花盏托,颜色几乎一样纯正,是典型的西亚传入的舶来品。仔细看簪头的纹饰,是五颗圆珠纹组成一圆圈,中心是一颗较大的圆珠凸起,很像产自中亚七河流域、张骞出使西域带回种子广泛种植的苜蓿草花!众所周知,温州慧光塔曾出土蓝色刻花琉璃舍利瓶。据梁岩华透露并提供资料,温州还出土有另一件类似琉璃簪。比较以往国内出土琉璃器报告资料,这两件温州新近出土的琉璃器,如果不破碎都堪称是高等级琉璃文物。这一杯一簪为东瓯沿海地区与海外的交流增添了高品级的新证据,更加说明温州曾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和门户之一的历史事实。这些无不为今日温州参与接轨“一带一路”提供了历史参照和实物依据。

  ——关于温州所在的古瓯越、东瓯原住民可能是海洋民族问题。瓯是百越之一,瓯最初分且瓯、沤深、越瓯、瓯邓等王国,西汉时这里是东海王(即东瓯王)的封都所在地,故称东瓯。从瓯人的民风习性和大量文物遗存看,瓯越与中原华夏族系自古存在较大差异,即便到了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如此。《山海经》有“瓯居海中”之说,“瓯海”这一地名恰如其分的保留了这一历史信息。这些或许正是瓯越原住民与闽粤沿海的骆越等一样是梯山航海、驾舟牧鱼海洋民族的历史记忆!

12.png

温州博物馆《温州人——一个生存与发展的故事》特展

  事实上,浙东沿海的海外航线的开辟,至少在西周时就已开通,温州沿海与辽东半岛、韩国西南沿海和日本西海岸分布的形制和功能相同的大量石棚墓,就是考古学证明。而作为华侨之乡的青田和有“当代世界犹太商人”之誉的温州商人,恰恰是把这种自古以来就形成的得海外风气之先,开放包容,交流互鉴,勇于闯荡海外、四海为家的传统延续、继承和发扬、光大的瓯越精神的当代遗韵!

这次调研全面提升了我对瓯窑的认识,对将来更好地传承瓯窑文化,促进瓯窑文创文旅发展,都有着莫大的帮助。但于瓯窑研究,我毕竟是外行,这里所言所论甚至猜想,难免有错漏失当之处,恳请读者尤其是温州瓯窑界行家批评指正。(文中图片除注明者外均系作者拍摄提供)

(作者系浙江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文化传承研究所所长)